设为首页加入收藏我们的位置English

盘锦记忆

当前位置:首页 > 湿地风情 > 盘锦记忆

富乐岛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5-08-27

  相传很早以前,辽东湾有个渔民叫耿大海,他从小跟父亲母亲在海湾捕鱼捉蟹,不但有一身好水性,还有一套打鱼的好本领。一家3口终日在海湾操劳,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在大海19岁那年,一天晚上,大海刚撒下网,突然大风卷着黑云上来了,眨眼功夫下起瓢泼大雨,海上风浪大作。小鱼船在海里颠簸的十分厉害。大海爹刚要调转船头准备弃网逃生,一个大浪打来,渔船顿时被掀翻了,三个人都被扣在海里。大海年轻有劲水性好,扒住船帮,用力一蹬,冒出了水面,他换口气,立刻潜水去救爹和娘。可怎么也不见爹娘影。大海急了,一边凫水,一面呼喊。约摸有两顿饭功夫,也没找到爹娘。无奈,他抱着一块木板大哭着,顺水漂去。

  耿大海被海浪推上沙滩,已经是有气无力了,等他爬上岸去,风雨也停了。原来,这是渔民常来的小岛,名叫富乐岛。

  这时候,在富乐岛避风的渔民于顺看见岸边有个人,便叫醒老伴,点灯下船看个究竟。两人走近一瞧,发现是大海,二话没说,把他背上船去。于顺叫来女儿于萍点火烧饭,又让老伴把自己的衣服找出来给大海换上。于顺一家听说耿家遇难,都痛心落泪。

  天亮了,大海央求于顺下海去找爹娘,船到海湾只见耿家船网,不见大海爹娘。于顺怕大海过于悲伤,便劝他:“孩子,大叔知道你是孝子,可天老爷不长眼睛。你把身体孬糟坏了也不顶用。依我看,咱把网起了,把船拖上来再说吧。”大海依了。

  于顺知道大海是个好后生,为人老实厚道,体格又壮,有心招他为婿,与萍儿结为夫妻,也好了去一桩心事儿。当天夜里,他与老伴说了。老伴于鲁氏,是个小心眼,事事总想占点便宜。她听老头儿这么说,心里核计:没费吹灰之力,招了个女婿,又白得了一只船一张网,大海又是实惠人,将来也是他们的好帮手,哪找这样的好事!就点头应了:“只是耿家那船和网也得归咱——”于顺说:“我琢磨着叫他俩早点成亲。成了亲,连人都是咱们的了。”

  吃罢早饭,于顺对大海和萍儿说了成亲之事。萍儿早对大海有意,只是含羞不语。大海比萍儿大两岁,两个人青梅竹马,同在海上颠簸长大。萍儿长得又俊秀又勤快心眼又好使,大海早就愿意。只是爹娘刚死,白孝未脱就办喜事,总像没尽孝心似的。

  于顺看出了大海的心事,就说:“咱渔家日子很难,咱跟龙王打交道,哪有那么些说道,事事图个吉利顺心就行。往后咱日子过好了,也能让你爹娘在九泉放心”。

  就过样,大海和萍儿成亲,夫妻恩爱无比。不多日子,他们卖掉了耿于两家的旧船旧网,又买了新船新网,老少四口分居前后两舱,天天下海打鱼,日子天天渐好。

  过了九九八十一天,渔船又来富乐岛等潮捕鱼。天到午时,只见天昏地暗,狂风大作,暴雨瓢泼。大海担心船锚不牢,就跳下岸去将铁锚按实。不料,当他正要上船时,缆绳“嘎”的一声断成两截,渔船顺风漂走了。萍儿奔到后稍催父亲搭桨奔岸,于顺不动。于鲁氏就顾自个的小命,用劲抱住萍儿,船越漂越远,再想回岛比登天还难。于顺让渔船顺风漂流,把大海一个人丢在岛上不管了。

  富乐岛是个方圆不大的小岛,岛上除了黄沙怪石,连根草都不长。渔民给它取名富乐岛,是为了捕鱼避风图个吉利。

  这场风雨整整下了3天3夜。随后海潮猛涨。耿大海3天3夜滴水未进,加上风寒衣湿,终于病倒了。他眼见海水要吞没了小岛,便不顾死活爬上一块高石,就昏过去了。昏睡中他梦见了一只千年大龟爬到身边,口中吐出一颗珍珠,对他说:“这小小珍珠是龙女新得珍宝,见你终日操劳,与大海有缘,特来送你。你无论有啥难处,只要告诉珍珠,它就能帮助你。”说罢跳入海中。

  大海醒来,看潮水涨到他脚下了。他看见石头上真有一颗闪闪发光的珍珠。于是,他立刻拿起珍珠说道:“珍珠,请你帮助我把海潮退了。”话音刚落,海水果然退了,退得很远很远,竟使富乐岛连上了大陆。

  大海见珍珠真是个宝物,心中大喜。后来,珍珠又帮他挖了清泉井,做了四季衣,种了粮和菜,造起望海楼,拴车养马,衣食住行样样不少。耿大海勤勤恳恳不到一个月,小秃岛真的变成了富乐岛。八月十五这天,他看着圆圆的月亮,不禁双眼落泪,更是想念萍儿。

  自从那天风雨发作,渔船顺风漂流而去,萍儿哭得泪人似的,几次想跳进大海游回富乐岛,都被爹娘拉住。于顺劝她:“萍儿,现在风浪这样大,顶风回岛是办不到的。”

  萍儿说:“当初咱们使劲划浆,咋的也能救出大海,你们都是狼心肠!”

  于鲁氏咧嘴奸笑着说:“萍儿,当初船头顺不过风来,万一出了大错,连我们三口不也喂了王八再说他耿大海命比纸薄,上次全家遭难,一人逃了出来,这回又差点把咱们都拐进去。”她一边说,一边紧紧拉住萍儿的手接着说道:“他死了怕啥,你要是跳海,娘也就活不成了。”说着说着还唱起来:“萍儿莫心慌,死了前夫找新郎,娘给你多多做嫁妆。”

  萍儿听娘这么一唱,更是伤心,一连哭了3天3夜,还不住地呼喊“大海哥”。第四天晌午,船儿漂到半路突然停下了。于顺定神一瞧,原来是浅住了。他刚要拿起蒿撑船,眨眼间海水已退个干净。船儿离水不能行走,只好等大潮了。过了三天不见大潮,又过了五日,海底还是干的。一个月过后,船上的米面吃光,柴草烧净,爹娘慌了,萍儿却放声大笑:“报应,谁让你们尽干伤天害理的事,罪有应得,哈、哈、哈!”

  这时,于鲁氏眼看要困死在海滩上,心一横便偷偷地把船上剩下的干粮全部包好,下船奔大陆逃去。她哪里知道,刚刚退出的海底,都是陷泥和流沙,一迈步就拔不动腿。眼看她陷到腰向,忽见一只大鸟飞来,落到萍儿脚下,对她说:“嫂嫂,今天是八月十五日,大海哥特来请你去富乐岛团圆,你就坐在我的背上吧。”

  萍儿听了,默默地说:“大海哥的心真好。”就坐在大鸟的背上。大鸟刚要飞,于顺和于鲁氏都哭喊着也要去。

  大鸟说:“你们俩心术不正,本想不允,念是萍嫂嫂的生身父母,不忍丢下你们,就一人抱我一条腿,一路上要不停口地说:要做人,修善心。要不你们就得掉下去。于顺和老伴都依了。于顺抱住大鸟的右腿,于鲁氏抱住大鸟的左腿。大鸟一边飞,他们一连连念念有词:“要做人,修善心”大鸟驾着祥云,迎着月光,向富乐岛展翅飞去。

上一篇:乌龟岗

下一篇:金鸡岛

湿地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