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我们的位置English

盘锦人物

当前位置:首页 > 湿地风情 > 盘锦人物

林枫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5-08-27

  林枫,吉林省通化市人。一九二七年出生于贫农家庭。他从小聪明伶俐,很讨人喜欢。因此,父母对他也非常疼爱,下决心就是靠扛活、做月工挣钱,也要供他读书,望他能读书成名,从而改变家境。

  林枫十一岁开始在通化伪国民优级学校读书,他学习刻苦、成绩优秀。毕业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伪通化国民高等学校。随着年龄的增长,社会的影响,他逐渐认清了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东北的野心,是要变中国为他们的殖民地。他读的是“亡国书”,受的是奴化教育。因此,林枫在书的扉页上写下了民族英雄岳飞的词《满江红》:“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来表达读书报国的决心。不料,被本老师看见了,百般责难,说他思想不良。林枫生来倔强,一气之下跑回家中,经父母耐心说劝,才勉强回到了学校。

  一九四五年,“八·一五”日本无条件投降后,我东北民主联军进驻通化。沦陷了十四年的通化第一次解放了。伪通化国民高等学校改名为通化中学。林枫这时在学校受到了革命教育,初步懂得了革命道理。在通化民主政府的领导下,他参加了同学们组织的宣传队,上街演讲、贴标语、写板报,宣传革命道理。

  不久,国民党撕毁了“双十协定”,派大批军队进占东北,争夺抗日胜利果实,妄图建立一党专政的独裁政府。由于形势的急转直下,我党为了保存军事实力,退出了通化。当时林枫同父母商量,意欲离家参加革命。他的父母以年老多病无人奉养为由,不同意他离家出走,因而他的意愿暂时未能实现,继续在通化中学读书。

  一九四七年四月,我军取得了“四保临江”的伟大胜利,由战略防御阶段转入战略反攻。五月通化第二次解放了。上级任命刘克刚为通化县(市)委书记,由他率领土改工作团进驻通化。开始进行建党、建政搞土改。这时林枫参加了土改工作队。由于他立场坚定,工作积极,在通化土改工作结束时,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一九四七年十二月二日,刘克刚领导的“通化土改工作团”奉南满分局书记陈云的指示到辽南新区开展工作。林枫告别了父母和未婚妻,离开了家乡随工作团经桓仁、宽甸、丹东、凤城、摩天岭等地,于一九四八年一月下旬到达辽南行署新五地委所在地海城牛庄。

  工作团到牛庄后,经辽南行署决定,由新五地委书记焦若愚到牛庄研究分工,刘克刚领导的工作团去台安县开展工作,刘克刚任台安县委书记。工作团到台安后,于一九四八年二月四日在新开河由县委书记刘克刚主持召开了首次工作会议。会上,研究确定了当前的主要任务:首先是一切服从军事斗争,工作人员即是县区干部又是武装工作队队员,全力支前;收枪剿匪,扩充县区武装;发动群众,开展清算斗争;开仓济贫,抓紧组建农民会和村政权。其次是成立各区工委、区政府,安排人事。林枫与由长东被分配到台安县二区的唐家村(一九五一年六月以后划归盘山县棠树林子乡所辖),开展工作,林枫任工作组组长。

  会后林枫和由长东根据县委的指示,于二月五日来到唐家村。当时,唐家村共辖唐家、棠树、小孟家、小泉子、冷家、侉屯、靰鞡、八家子八个自然屯。

  林枫到唐家后,就分别召开了贫雇农、青年、妇女、儿童会议。讲解当前形势,宣传党的政策,在不断提高群众觉悟的基础上,分别组建了农民会、妇女会、儿童团以及民兵组织。在这段工作期间,林枫不分昼夜,有时身跨白马、肩挎长枪;有时步行往返于八个自然屯之间,访贫问苦,发动群众,了解情况,不怕危险,不畏艰苦劳累,给唐家村广大群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每逢提及此事,唐家村的老人们仍然赞叹不已。

  各级各类组织相继建立后,林枫领导的唐家村收枪反匪清算斗争开始了。他首先召开贫苦群众大会,进行思想动员,走访广大贫苦群众了解情况。发动群众揭发检举隐藏的土匪及其手中的枪支弹药,并斗争清算了几家大地主,没收了他们的部分浮财和粮食,分给贫苦农民。从而提高了贫苦农民的思想觉悟,加深了对地主老财压迫剥削劳苦人民的认识。根据贫苦农民揭发检举的材料,林枫率领民兵从二月十五日起先后逮捕了隐藏的土匪“小白龙”(原名冉长江)、吴亚山、周兴全、李会凤、苏景文、徐跃庭、徐庆度等,关押在农民会,林枫亲自审讯,交代我党政策“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立功受奖,首恶必办,胁从不向”。用政策的威力敦促他们交待自己的暴行和隐藏的枪支弹药,教育他们弃恶从善,重新做人。

  一九四八年二月二十五日(农历正月十五),根据逮捕的土匪的供词,林枫派由长东、武装队长马维田、民兵连长高继德带领民兵前往韭菜台收缴土匪隐藏的枪支、弹药。农会之留两名民兵轮流放哨。此事被农民副会长魏福田(曾当过土匪,是“小白龙”的表姐夫)得知,顿觉营救“小白龙”的时机来临。于是他与马景贤(曾当过伪劳工中队长)密谋,暗暗派其同伙运景祥骑草白驴到高力房给大土匪头子“野龙”(名叫冉振久,是“小白龙”的长辈)送信。“野龙”得知此信后,就在当晚十点钟左右,带领四十多个土匪,坐四辆马车,打着台安八区的旗号,奔向唐家农会。

  “野龙”和匪徒老到唐家村外时,放哨的民兵马维仕发觉村外有大车隆隆跑动的声音,马上进屋向林枫报告说:“村外声音嘈杂,象有马车跑动,恐有情况。” 林枫说:“不要怕,继续观察村外情况。”这时,“野龙”已指挥匪徒包围了农民会,并向室内鸣枪射击。林枫凭借窗户台做掩体,又迎击数枪,以显示室内人读势众,用以迷惑匪徒,争取时间,以待去韭菜台的队伍回来,内外夹击,一举消灭土匪。不料,林枫用的大枪,由于过于老化,发射数十枪后,枪膛发热烫手,撞针失灵,子弹射不出去,无奈,林枫便飞速从屋内冲出,借夜黑掩护,隐藏在他平时准备的掩体内。这个掩体靠在大门墙的西南角,北面靠马棚的南墙,中间有个胡同,胡同是装马粪的地方,极为隐蔽,不易被人发现。

  土匪头子“野龙”听上屋枪声停止了,才指挥土匪越墙而入,边鸣枪边冲进上屋,用手电一照,没有发现林枫。于是,就指挥匪徒搜遍了院内的所有地方,都不见林枫的踪迹,“野龙”气急了,把从东下屋搜出的放哨民兵拉到众匪面前,“野龙”大声吼叫着:“跪下,你说林枫藏在什么地方?”民兵说“我不知道。”匪徒们说:“不说,枪毙了他。”当即向空中鸣枪。此时,林枫在掩体内,心急如焚,但为了大局仍在忍耐着。民兵始终没有说出林枫的去处,“野龙”怒吼着:“到附近的人家去搜,找不到就把老百姓抓来。”匪徒们当即把附近的老百姓抓来二十多人,叫他们都跪在地上,要他们交出林枫,边问边打。林枫在掩体内,心如刀绞,实在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即毅然走出了掩体,冲到匪徒面前,并且说:“你们要找的林枫就在这里!”说完乘匪徒们一愣神之机,用枪托把一名土匪击倒在地。这时,众匪徒才惊觉起来,一窝蜂似的上来把林枫团团围住,林枫高呼“共产党万岁!革命胜利万岁!”匪徒们有的用木棒猛击林枫的头部,有的用枪射击林枫的腰腹。就这样,林枫把青春年华,满腔热血献给了革命事业,失声时年仅二十一岁。

  建国后,林枫被辽宁省委、省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一九七五年,棠树林子乡在林枫墓前立了纪念碑,碑的正面刻着:“林枫烈士永垂不朽!”碑的背面刻着:“生的伟大,死的光荣!”每到清明时节,棠树林子乡的干部、群众和学生都到纪念碑前哀悼,缅怀烈士的功绩。

上一篇:赵守祯

下一篇:邓文奎

湿地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