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我们的位置English

盘锦人物

当前位置:首页 > 湿地风情 > 盘锦人物

邓文奎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5-08-27

  邓文奎是中国共产党党员,土改期间任盘山县高升镇西么村工作组组长。1948年旧历正月十一,他在西么村召开贫雇农会议时,被地主反革命武装杀害,牺牲时年仅36岁。

  邓文奎1913年生于吉林省东丰县黑鱼沟屯。父亲是农民,给地主老财扛活。因家庭困难,邓文奎只在本屯私塾读了两年书,13岁就给地主放猪。东家有两口母猪,七八个大壳朗。早、午、晚喂三遍食,早上还得背柴禾、烧炕。放了两年猪后,又放牛、驴、马等大牲口。

  他16岁就给地主当“半拉子”,18岁给地主当“打头的”。在这期间,真是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夏天光着膀子干,冬天穿着露脚指头的鞋,在冰天雪地里跑,这样的劳苦劳累,一直干了20年,还是个穷光棍。

  1945年,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占领了东丰县。邓文奎从地主手中阻了两垧地,种了苞米、高粱和谷子。只想靠自己的辛勤劳动挣碗饭吃,谁知劳累了一年,到年终,去了地主的租子,只剩下一石五斗(750市斤)瘪高粱瞎谷子。庄稼不收年年种,盼到第二年,又赶上天旱,收成还不如头一年了。第三年铲地时节,北风吹走了天上的乌云,太阳出来了,就在这一年—1947年5月15日,东北民主联军渡江南下,展开了大规模的夏季攻势,接连不断解放了怀德、法库、昌图等地。6月15日开始总攻四平。6月28日解放了东丰地区。共产党从水深火热之中把劳苦人民拯救出来,邓文奎和所有的穷苦人一样,摆脱了剥削和奴役,从此才真正成为有社会地位的人。

  解放军进驻东丰,就帮助当地农民搞民主运动,搞翻身解放,斗地主分老财,开展反霸斗和土地革命。广大贫下中农在解放军和共产党领导下,“闹翻身、翻了身!”,“盼晴天、晴了天!”,秧歌队歌唱“解放区的天晴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歌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在歌声中,人民心情舒畅,大地气象万千。邓文奎一家三口人合计:如今我们翻身解放过上好日子,但全国人民还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这怎么能行呢?于是邓文奎到部队报了名,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

  参军那天,他跨着高头大马,身披彩绸,胸戴红花,这红花是农民会长有意让妇女会长黄凤给他戴上的。去戴花时黄凤悄悄对文奎说:“我等你,等你在战场上立功当英雄。”听后他低头准备上路。送行的路上,沿途鼓乐喧天,鞭炮齐鸣,乡亲们都热情地眼含着期望的热泪为他们送行。到了村头,他对着乡亲们说:“乡亲们,谢谢你们,我参加解放军,一定不辜负你们的期望,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让天下穷苦人都过上好日子。”说完,他跨上了大红马,拜别了父老乡亲,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奔去。

  入伍后,在解放军这支人民的军队里,他接受军事训练,接受党的阶级教育和解放战争教育,阶级觉悟提高了,斗争的意识坚定了。很快地成为一个爱憎分明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1947年11月,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当时,东北野战军奉党中央命令挥师辽南,在辽南的沈山、沈大线集结,一方面为迎接解放战胜的胜利组织兵力,准备进攻;一方面组织工作团到农村搞土地革命和反霸斗争,解放劳苦人民,扩大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优势。邓文奎随着农村土改工作团,在赵越的带领下,到盘山县高升区开展工作,当时他是西么村的工作组组长。

  高升区西么村,地近土匪出没的大荒马场,特别是当时正处于解放军与中央军由相持转入到我军进攻国民党占领区阶段。地主武装的反革命活动十分猖獗,到农村开展土改工作,要时时冒着各种危险。邓文奎遵照毛主席关于“工作就是斗争,我们是为人民去工作,去斗争”和“我们要在那里生根、开花、结果”的教导,毅然决然地接受了这项艰巨而又光荣的任务来到西么村。

  邓文奎来到西么村后,立即召开了东么、郭家、高家、前屯等七个自然屯的贫下中农大会,对群众进行阶级教育,热爱共产党教育、翻身解放和反霸土改政策教育。宣传群众、组织群众、发动群众、培养 骨干力量,建立民主生活的新秩序。仅仅两个月时间,邓文奎在西么村就开了34次会议,培养了20多名积极分子,组建了农民会、妇女会、儿童团;斗争了13户大地主;分地主20多垧地,30多间房子,250多头牲畜,300多石粮食,50多斤棉花以及20多辆大车。地主阶级的威风扫地,贫雇农吐气杨眉,斗争浪潮如火如荼,封建势力荡然无存,贫雇农当家做了主人。三千年封建剥削的血泪史从此翻了过去。民主革命的新政权从此建立起来了。

  反霸斗争步步深入,阶级矛盾日趋尖锐。地主阶级虽然被斗被分,但是他们的复辟之心不死,妄图伺机反把倒算打算进行阶级报复,恢复他们压榨劳动人民的特权。

  1948年旧历正月十一的早晨,通信班战士递给邓文奎一封封的严严实实的信。寄信地址是吉林省东丰县黑鱼沟屯。从字迹上看,邓文奎断定是小凤寄来的。当时心激动的蹦蹦直跳,于是他把这封信轻轻地按在胸口,似乎让这封信接受作为一个战士心脏跳动的洗礼。半晌,他才打开这封信,抽出信纸,默读这封信的内容。

  “文奎,春节的后方可热闹了,从正月初一就开始打鼓敲锣,扭秧歌,到军属家去拜年,庆贺翻身解放,过幸福生活。后方正在做好支前的准备工作,做鞋子、缝干粮袋、并做抬担架伤员的练习。军队也日夜操练,白天向南急行军,夜间向北急行军。听说,最近要打一次大仗,说不定要解放盘山。这次我参加支前,或许能在前线见到你。文奎,全国解放了,我们就订婚,等着那一天吧!那一天,距离我们已经不远了。”

  文奎看完这封信,便信马由缰地向西么村走去,脑海里出现了临入伍前一天晚上,那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晚上,文奎和小凤第一次约会。他们彼此倾诉了自己的理想,这理想就是打老蒋,解放全中国,让天下受苦得人都过上好日子。这件事,他在工作之余经常思念着,并常常跟知心的同志讲述过。缠绵的深情和革命事业缠绕在一起了。想着想着,他已来到了西么村,这是1948年旧历正月十一,这一天大雪纷纷扬扬,漫天飞舞,朔风肆虐地猛劲地吹,大雪封锁了道路和街巷。背风的地方,雪深足有二尺、飞雪抽打着这苍茫的世界。邓文奎就在这个世界中迈着革命的步伐行走着。

  西么村的农会就设在大地主李广儒的院中,因为分房时没有把李广儒扫地出门,所以农民会的一切活动李广儒是略有所知的,因此就在邓文奎召开七个自然屯的贫雇农会时,李广儒用五两大烟土勾来了红眼队。匪首天胜(李旭东)、刘大巴掌、赵三点(赵傻子)等纠集匪徒四十多人,突然闯进西么村,在贫农李树堂家,匪徒张作坤把邓文奎绑起来,李广儒就三尺长三寸粗的木棍,猛击邓文奎头部,当即血流不止。李广儒边打边问:“我就是大地主李广儒,你认识我吗?这回你还斗我不?” 邓文奎坚定地回答:“你是大地主,我应该斗你。”李广儒又问:“你的革命成没成功?” 邓文奎斩钉截铁地说:“革命一定会成功,你们一定要完蛋。”接着是一顿棒雨,打的邓文奎遍体鳞伤。后来匪徒们又把邓文奎带到地主金乃庚家,由李广儒的弟弟、地主李广忠接着打,打的邓文奎几次昏厥过去,但是邓文奎态度十分坚决,这种临危不惧、视死如归的精神使敌人为之颤抖。

  匪徒们打邓文奎一阵,就把他拴在马脖子上,拖了四五里路,到四台子屯的北沙坨子把邓文奎同志杀害了。邓文奎牺牲时已经被马拖的不省人事,只有烈士的鲜血滋润着一条艰难曲折而又通往胜利之路。这个噩耗传到盘山城乡,城乡人民无不痛苦流涕,沉浸在无比的悲痛之中。邓文奎的牺牲是反动地主阶级为自己掘下了葬身的坟墓,同时也注定了他们必定灭亡的命运。就在邓文奎牺牲的第二年秋天,李广儒、李健武、天胜等一伙反革命分子被人民政府镇压枪决。

  后来,盘山人民为了纪念这位为盘山人民翻身解放而献出自己宝贵生命的烈士举行了隆重、庄严的追悼会,并把烈士忠骨葬在高升区北门外的后沙坨子上,树碑立传,以飨后人。同时又把烈士生前工作过的西么村改为文奎屯,永记盘山人民悼念烈士的情怀。

上一篇:林枫

下一篇:于喜彬

湿地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