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我们的位置English

海韵河风

当前位置:首页 > 湿地风情 > 海韵河风

满族习俗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5-08-27

  满族是历史悠久的东北少数民族。商周时期的肃慎人为其远祖。三国时期称“挹娄”。南北朝时期称“勿吉”,隋唐两代称“靺鞨”,建立渤海国。宋朝时期称“女真”,建立金朝,便迁都燕京,而辽阔的白山黑水之间,仍有众多的女真人辛勤渔猎,保持着自己的生活方式与风俗习惯。明朝建立,女真人成为明的边民。朝廷封女真人首领努尔哈赤为“龙虎将军”。此后,努尔哈赤进行统一女真各部的战争。1601年,努尔哈赤在“牛录制”(每300人为一牛录)的基础上,初建四固山(满语称旗为固山),每固山皆以一纯色旗为标志,旗色有正黄、正白、正红、正蓝四种。1615年,将原四种纯色旗镶上边,即镶红、镶黄、镶白、镶蓝,共为八族。1616年,努尔哈赤统一女真各部,建立金国(史称后金),自称汗王。1620年,努尔哈赤率军西进,攻克西平堡(今盘山县沙岭镇所在地),战败明朝守军。1622年,攻占广宁(今北镇)。是时,大批女真人从长白山、松花江流域迁至广宁定居。1622年,皇太极继承汗位。翌年正式钦定女真部落名为“满洲族”,简称满族。因当时本境属广宁府辖,早期是满族人有随军屯垦驻守的,也有移民过来的。建盘山厅时已有满族近4000人。民国时期,提倡“五族共和”,允许满汉通婚。于是,境内满族人口逐年增多。至今,全境共有38001人。有些习俗已汉化,但有些地方仍保留自己民族一些习俗礼仪。

  居住  满族的先人多选择依山傍水之地居住,住房多为三间。富裕人家正房为三间或五间,两侧有东西厢房,前有门房,加木为栅或套院墙,围成四合院。房屋是木架起脊,四壁为砖石结构,房顶盖瓦。如果院门冲着邻居,冲着塔或庙宇,都要在大门左侧立一块“泰山石敢当”用以镇宅,这种埋石镇宅的习俗沿袭至今。

  礼仪  满族同胞十分重视礼仪。过去少辈对长辈是三天一小礼,五天一大礼。俗说:“三天请安,五天打千。”男子在请安前先整衣正冠,用一袖拂去衣上的尘土,然后请安。打千的形式男女有别。男子左腿向前半步屈膝,左手扶住左膝上,右腿稍后下屈半跪,右臂下垂,身稍前俯。妇女两手置于腹前,两腿稍屈下蹲,俗称“蹲安”。对久未相见的长辈,男子要行叩头礼,妇女双腿跪地,右手摸鬓角3次意为行重礼。媳妇每日早晚须给公婆装烟(满族人吸旱烟袋)问安。晚辈见长辈多行鞠躬礼,平辈则以握手礼相见。

  满族人热情好客,对客人不论熟人、陌生人,都热情接待,合家陪同说话唠嗑。行人问路,或指明去路,或亲自送往。尊先生,敬师长,路遇以礼相见,入门则以贵客款待,逢年过节以厚礼馈赠。家里来客人,要端上水果、榛子、花生等土产请客人品尝。用餐时由长辈陪客,饮酒夹菜,客人畅饮,主人高兴。过后,不得提食宿酬谢。否则被视为看不起主人。另外,满族人特别重视与邻居和睦相处,村中凡有大小事情,都尽力帮忙,主人不以礼物薄厚论亲疏。每逢杀猪宰羊,都要宴请邻里,叙旧话新,加深感情。

  育儿  满族育儿习俗独具特色。产妇分娩时卧于铺有谷草的土炕上,以示不忘先人的艰苦生活。生男孩挂小弓箭于门左,旨在预祝其将来成为好射手;生女孩挂红布条于门右,以示吉祥。待满月后将弓箭或红布条栓在子孙绳上,装入子孙袋里。婴儿出生三日用艾蒿水净涂全身,举行庆祝仪式,仪式繁简以家庭贫富而异。前来恭贺的亲友将带来的铜钱、花生、鸡蛋等物放入盆中,谓之“添盆”。办满月酒时,给婴儿佩带亲友赠送的长命锁(有金、银、玉质之别,锁上有状元及第、五子登科、长命富贵等字样),谓之“满口”。产妇生子后,娘家须送“摇篮”,又称摇车。边框刷漆,绘制图案,上书“长命百岁”、“龙凤呈祥”等字样,两头各钻两孔,用皮条或麻绳穿孔内,悬于梁上,使婴儿仰卧其中,家人用手牵摇,促婴儿睡眠或逗其戏玩。此俗源于满族祖先射猎为业时,为使孩子安全,把孩子挂在树上的习俗演变而来。婴儿不分男女,出生后都用布带捆缚臂肘、膝、踝三处,使其仰卧,头枕装有小米的枕头,久而久之,婴儿的后脑骨变平,头形似扁,叫做“睡扁头”。婴儿初次去姥姥家,将其在房柱上轻撞一下,意为长得壮实。如今,有的地方睡摇车、睡扁头、捆带掐、产妇月内不出大门、喝满月酒等习俗仍在承袭。

  服饰  满族服饰,晚清时期男女穿袍服,款式为圆领,右衽大襟,扣襟,下摆直筒式,有开两衩和四衩之分。民间一般不开衩,俗称“一裹圆”。男子穿的长袍,衣袖口上加一块半圆形袖头,形似马蹄,故称之为“马蹄袖”或“筒袖”。平时绾起,出猎或劳作时放下,覆盖手背,冬季可御寒,多为蓝色。腰束布带,两端垂于腹前。下穿便服大裆裤,窄裤腿。长袍外罩马褂。马褂本为满族人骑马时穿的服装,故得名。马褂的款式为:圆领、对襟、长袖、齐腰长,后腰正中有开气儿,以黑色为最普遍。民国时期,一度把黑马褂蓝长袍作为礼服,后废除。满族妇女的衣服是以紫、绿颜色为主的旗袍,右衽大襟,平袖,长至踝上,两侧开气儿。衣襟、领口、袖口、底边等处镶嵌几道花绦或彩牙儿。最多镶18道,故曰“十八镶”,外套坎肩。裤为高腰抿腰裤,裤脚镶贴边。冬着棉袍大氅。

  头饰  满族男子留发辫,把头上四周的发剃去,留出脑后顶端的发,编成辫子垂于后背或盘于头顶。妇女幼时蓄发,稍长,梳成单辫垂于脊背,额前留“刘海”齐眉。出嫁前,“解索”后盘于头顶。婚后发式多样,有两把头、京头、大盘头、知了头、架子头、大拉翅等统称“旗头”。饰物有钗、别顶簪、头花等。辛亥革命后,男子剪辫子剃光头,妇女也不再留长发或梳髻。如今满汉发型渐趋一致。四喜帽子为满族男子常帽,由四块布缝合,也称“四块瓦旗帽”。顶有帽疙瘩;还有瓜皮帽。冬戴暖帽,苫毛皮,也有戴毡帽、大耳皮帽的。

  足饰  满族富家男子多穿靴鞋,分尖头和方头两种,用牛、马、猪皮制成,有单棉之分。棉鞋里衬毡或棉,结实耐用,防水防寒。脚裹包脚布。一般人家男子穿单、双掐皮脸布棉鞋、靸鞋,也有不少穿靰鞡的,靰鞡是用猪皮或牛皮缝制,里面絮靰鞡草,多数农民用苞米窝梳成细丝代替,赤脚穿入,暖和轻便。鞋底绑上趾字,出门砍柴、打猎在冰雪中行路稳当。夏穿牛鼻子鞋、布帮、袼褙底,十分随脚。满族妇女天足,不裹脚,常穿绣花圆口船形鞋。传统旗鞋,也称马蹄细鞋、花盆底鞋。木制鞋底,上窄下宽,高约寸许,高二三寸者为寸子,俗称踩寸子。高底旗鞋多为贵族青年女子穿着,老年妇女穿木制的花帮布底鞋,袼褙纳底绣花鞋,脚穿棉布缝合的袜子。如今此习已少见。

  佩饰  满族男女日常喜戴佩物,男子手戴戒指,俗称金镏子,拇指戴扳指儿。腰饰荷包、香包、腰牌等。妇女从小开始戴耳环,腕戴镯、钏,质地有金银、翡翠之分。手指戴戒指、护指。腰饰绣带、荷包、香包、手绢、腰牌等。男女所戴的荷包,是用红绿及各种颜色的布料手工缝制,内装香料,精细美观。传说,这种荷包是由古代族人打猎时装饽饽用的口袋演变而来的。

  饮食  满族的饮食文化,不仅具有民族性,而且还有地域性。其饮食和地方特产及其自然环境紧密相关。满族人喜吃粘食,源于先人经常狩猎、作战,携带的粘豆包、粘饽饽不易破碎,加热后其粘度、味道不变。特别在长途奔袭后,用火烧烤的粘豆包、粘饽饽,外焦里热,香甜可口,且十分耐饿。后成为本族人日常生活的主食。尤其是粘饽饽,品种多样,制法不同,风味各异,四季有别。春季吃黄豆面饽饽,也叫“驴打滚”;夏季吃用柞树叶或椴树叶包裹的粘饽饽;秋季吃粘米面豆包、烙粘火烧、蒸粘糕,还有苏子叶饽饽,一年四季随时可吃。苏子叶(学名紫苏)为一年生草本植物,地头、路边、庭院随处都可种植。做苏子叶饽饽时要将粘米——大黄米用水浸泡半日,淘净沙子,磨成水面淋干、发酵,把红小豆煮熟、捣碎,放入细砂糖,然后用发酵好的粘米面做皮,包上小豆馅,团成鸡蛋大小,下部用苏子叶垫上,入屉蒸熟,味道清香,老幼皆喜食。

  满族人喜食酸汤子和火锅。酸汤子做法:将玉米用水浸泡,磨成水面,用布袋滤掉渣滓,淋干水分,置缸内发酵,谓之“汤面”。制作时,将面握在手中,从汤套孔中挤出圆条,入沸水中,煮熟食用。其味微酸,食之爽口,健胃。现今普遍保留的满族主食还有发糕、撒糕、饸饹、春饼、腊八粥、包儿饭等。满族过去每逢秋季,有“荐新”祭祀的习俗,粘饽饽是必备的食品。如今饽饽已成为人们调剂生活的食品。

  满族火锅风味比较独特。最早是将铜锅或铁锅置于宽沿泥火盆上,添上水,投放酸菜、肉片(野鸡肉、狍子肉、兔肉、猪肉等)、粉丝、冻豆腐、海货(海米、蚬子等),用炭火加热滚沸,味道鲜美,众人围坐而食,边吃边续。宽沿泥火盆,沿宽约半尺,光滑油亮,刻有图案,盆沿放置酒具碗筷。也有特别套桌,在桌心挖一圆口,将盆置于其上。冬季如此就餐,暖和、简便、实惠,雅俗共享。民国时期,少数富裕家庭置锡、铜火锅,中间烧炭。近年来,铜火锅、电火锅、瓷火锅各具特色,烧炭、燃气各有所好。寻常百姓家,各族人民都喜欢食火锅,调味品也是多种多样。另外,满族人渍食酸菜、氽白肉、坛肉、猪皮冻、猪血肠、小豆腐等菜肴已为各族人民所喜爱。

  婚嫁  满族人基本上实行一夫一妻制,订婚时经媒妁之言,由父母包办,讲究门当户对。一般男孩子长到十六七岁,女孩子十四五岁时订婚。先由男方托媒人向女方提婚,称“向门户”,如女方同意,便将女孩子生辰用庚贴告知男方,男方以为合适即随媒人去女方家相亲。相中后,“换帖”按“八字”合婚。无异议,男方便以簪珥做定礼,称“放走”。择吉日,男家备聘礼送往女家,女家将礼品陈于祖先案前,两亲翁并跪,斟酒互送,谓之蘸桌“换盅”,吃定亲饭。将娶之年,男家备酒肴,到女家宴会,告以迎娶日期,征得女方应允,定下吉日。结婚前,男家把双方议定的衣物送至女家,俗称“过大礼”。女家将彩礼陈于宗堂,由长辈用剪刀剪开称“开剪”。待嫁的女孩子自这天起,改辫发为盘髻。迎娶时女家先一日送新娘至男方邻近的宿处,谓“打下处”,同时把陪嫁妆奁送至男家,谓“过箱”。吉日清晨,新郎披红骑马引彩车往迎,女家以篷车相送,新娘头蒙盖头红,由兄长抱进彩车,谓“插车”。行至男方家门处,大门关闭,鼓乐齐奏,新娘于车上等候,约等20分钟左右,方将大门打开,谓之“劝性”或叫“憋性子”。新娘下车后,鞋不可直接踩在地上,需红毡铺地。专门设“倒红毡”人员,新娘在鞭炮声中由伴娘搀扶,与新郎双双跪于天地桌前“拜天地”,桌上供肉一方,酒三盅,尖刀一把。有族中老人唱“阿察布密”(喜歌),唱一段,用刀切一片肉抛向空中,举一盅酒齐眉泼在地上,新郎新娘三拜九叩,如此连续三次,谓之“撒盏”。礼仪完毕,新娘须迈过火盆(意为过日子红火)再跨过放置门槛上的马鞍(一为不忘祖先骑猎生活,二为平平安安),与新郎双双入洞房,新郎用秤杆挑下新娘的盖头红后,新娘面向南坐在炕上,开始“坐福”。稍后,梳洗打扮,由儿女双全的妇女用丝线给新娘“开脸”(绞去脸上汗毛),同时开齐额发及鬓角。临下地时由新郎弟弟拉一把,意为“小叔子拉一把,又有骡子又有马,生活富贵荣华”。新娘下地后拜见亲友宾客,并敬烟点火。宾客饮宴时,由新娘婆婆领着到宾客酒席前敬酒敬烟,在宾客走之前新娘不得随意说笑,要垂手而立,以示敬意。晚间,新娘要吃“宽心面”,青年人“闹洞房”。婚后三天,由妯娌带新娘去男方祖坟祭扫,并祭以烟酒,算是认祖归宗了。

  丧葬  满族“丧必火葬”,后受汉人影响渐习土葬,且葬礼较简单。人死后,先停放在西屋临时搭起的灵床上,停尸床的高矮随死者年龄不同而异,老年人与炕平,中年人稍低,少亡者最低。苫单蒙身,不蒙脸,后渐用黄纸蒙脸。在院内竖高杆,挂红布长幡,以示丧亡,谓之“鸭禄幡”。亡者子女身穿白色孝服,一律毛边,男子头戴白孝帽,妇女头缠白布包头,腰系白布带。子女守在灵旁,有亲友吊唁时,要向亲友叩头致谢。装死者的棺材叫“旗材”,前方挂一葫芦为标志的叫“葫芦材”。其形状与民材不同,中间起脊,断面为凸形。成殓时,尸体从窗户抬出入棺,意为门是走活人的,不能走死人。又传满族先祖努尔哈赤当年从窗户逃出,尔后发迹。后人以此作为对死者的祝愿,停灵时间三、五、七天不等。出殡时用红幡引路,沿途撒纸钱。高龄死者下葬后,送殡人争抢红幡,为幼儿做“兜肚”,谓可平安百岁。葬后家人百日不除孝服,不剃头。死者下葬后三天圆坟,还有烧七、百日、周年等祭奠活动。

  祭祖  祭祖为满族主要祭典。祖宗供奉在西屋的西墙上,墙上订置一长约1米、宽约30厘米的祖宗板(满语叫“倭库”)。祖宗板上放有祖宗匣子(满语叫“瓦丹匣子”),内装一个黄布制做的萨满口袋和一条栓有若干个小弓箭和红布条的绳索。祭祖时,须在院子里立一根上细下粗的圆木杆(满语叫索伦杆),杆顶挂一个锅斗,斗里盛切碎的猪肠、猪肚、粮谷等,以饲乌鸦。传说乌鸦和狗都曾救过努尔哈赤的驾,为了报答救驾之恩,满族人不打乌鸦,不吃狗肉,不戴狗皮帽子,不铺狗皮褥子。祭祀用的猪,要用全身无白毛的雄性活猪,捆绑在祭祖板前,还要供上粘米面饽饽,点燃香碟里的香,打开祖宗匣,全家人以辈次排列跪在祖宗板前,由长者祈祷,并不断向活猪耳朵里灌酒。待猪使劲摇动耳朵时,表示祖先已接受供猪(俗称领),是时,全家人皆大欢喜,齐向祖宗叩头。然后宰杀供猪,下锅煮熟,请本家族和亲友、邻居共食。在吃肉时不能使用平时用的饭桌和筷子,而且要尽量把肉吃尽,如吃不尽,就把剩下的埋掉,不许下顿再吃。

  祭祀时一定要把装满口袋里的绳索取出,一端搭在祖宗板上,另一端栓在院中的索伦杆上。届时萨满跳神。民间还有祭灶神、关帝、孔圣、虫王、药王等神祗,一年四季都有祭祀。

上一篇:朝鲜族习俗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湿地风情